教 运 第二篇 第三章 > 典經(中國語)

본문 바로가기주메뉴 바로가기

천제단성회

  • 천제단성회(天弟團聖會)
  • 신선문화
  • 종교의 이해
  • 가입하기
  • 소통마당
  • 자료실
자료실
당신은 신선을 살려고 세상에 왔습니다
典經(中國語)

教 运 第二篇 第三章

페이지 정보

작성자 관리자 작성일19-01-08 16:46 조회37회 댓글0건

본문

1、道人数目与日俱增,于是世尊营建新道场。丙寅年(一九八六)四月十日,举行京畿道骊州郡康川面伽倻里骊州道场开工仪式。此处地形是北面由太白山脉的余脉广州山脉环抱,南面临南汉江,是背山临水之地势,加上梅花落地穴,是天藏吉地也。六月十一日举行本殿奠基仪式,十月二十五日奉降殿完工,便行灵台奉安致诚祭典。本殿奠基仪式后,仅仅四个月内建设本殿、内廷、正觉院、内修干部室、崇道门、宗务所、授讲院等,其速度之快被周边人称为神的造化而惊讶不已。


2、丙寅年(一九八六)建立骊州道场后奉安灵台,一干部妄言道:“灵台不可有两个。”世尊斥责道:“既已供奉上帝,不称灵台又该如何称呼乎?所谓一个,并非就表示一个的意思,而是指只有我们有灵台别处没有灵台的意思,故灵台是一个而非两个。大巡真理会乃供奉灵台之处,我所在之处就是灵台。”

3、骊州道场完工后,有一日,世尊召集众干部说道:“我常说感谢太极道的道人。若不是他们使我来到首尔,就没有吾道的变化与发展。如今首尔中谷道场也同样,若只是守着不动,就不会发展,故来到骊州才得到发展变化。这一切皆是上帝秘藏的事,时机到的时候,便显示于吾道。此乃度数矣。”

4、后来,世尊讲了关于建立中谷道场的动机时说道:“上帝曾借名字中带有首尔之‘京’字者的气运,将他们各自的家定为‘寿命所’、‘福禄所’、‘大学校’等而察看度数。上帝曾教导说‘所有的法必须接受由中央首尔下达的法。为了到达一个目的地,要经过许多地方,且需要时间,此乃真理、度数。”

5、然后继续说道:“中谷道场若不是那个时期建设就不能成事,其乃是运数里早已定下的度数。中谷道场乃是戊己土辰戌丑末之运,中央五•十土就是中谷。中谷乃意味着孩子出生的地方,龙马山的形状宛若仙女身怀六甲而仰卧状,此乃表示中谷洞所处之地形与其地气相符。”

6、然后继续说道:“道主在世时,于戊子年(一九四八)在宝水洞建立道本部,乙未年(一九五五)在灵台奉安神明,丙申年(一九五六)见道人增多就将本部迁往甘川。在那里建立大降殿,丁酉年(一九五七)在灵台奉安神明。于是道人聚集于甘川,参加致诚祭典者增多。如此,度数乃是变化发展的。”

7、丙寅年(一九八六)初,朴成九为了在浦项建立会馆而去察看会馆用地。最初察看的地方为龙兴洞道立医院旁为建寺庙而打完地基之处,朴成九欲购买此地便向世尊报告,世尊说道:“在龙头建房,龙怎能升天乎?”然后命朴成九道:“仔细察看一下其地形。”朴成九又重新察看其地域,其村庄为龙兴洞又名龙潭,其地基乃是龙头区段。于是朴成九放弃此地,购入了上大洞金一南家的土地八百二十坪。

8、于是丙寅年(一九八六)建别馆,丁卯年(一九八七)会馆完工,当年十一月九日举行会馆开馆致诚祭典仪式。建会馆时,世尊命采用当时世上没有的新建法来建,即外墙砌砖,放入一层塑料,再放一层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后,内墙再砌一层砖。朴成九将世尊之命传达于民夫后,因是道庭执勤期间便回到道场。世尊命郑大珍与朴成九:“速回会馆建设工地。”于是二人急忙来到浦项。当时负责别馆工程的民夫说,哪有如此盖房的方法,并未按照指示去做,以原有的方法并未放置聚苯乙烯而砌内墙。于是朴成九命拆毁所有墙体,按照世尊所指示的方法重新砌墙。几年之后,所有建筑规定都以这种建法而实行。现在若不按照此建法实行就得不到建筑许可。

9、丁卯年(一九八七)会馆本馆即将完工之时,世尊亲自南下巡视。当时世尊未走大路,而选择会馆前面水沟旁的便道而来。后来此便道被水覆盖,会馆前新开了一条道路。

10、在会馆二层圣殿欲供奉上帝生平与道主生平的连环画形式的圣迹图。这日,世尊亲自到来并指示摆放圣迹图。然而按照指示将圣迹图摆放完毕后,末尾处空闲出一个位置。朴成九请示世尊道:“剩余空间如何处理为好乎?”世尊说道:“此处以镜子收尾之。”后来世尊化天后,朴成九欲摆放世尊生平的圣迹图,摆放镜子之处恰好与图分毫不差。

11、丁卯年(一九八七)十二月,世尊将财团法人大巡真理会登录到文体部。后来世尊解释道:“大巡真理会乃是财团法人。为保护财产和为了得到社会的认可,故申请财团法人许可。”

12、某一年四月初八,来中谷道场参拜的道人很多。见此状况,世尊问道:“今日为何道场有如此之多参拜者乎?”金赞成回答道:“今日是释迦诞辰日,乃敬献诚意之日,故来参拜者多。”世尊担忧道:“释迦牟尼与吾道有何关系,然而参拜的道人如此之多,做些糕点接待之。”

13、戊辰年(一九八八)八月,延东钦主张世尊通过庆锡圭将宗统继承于自己,并将其内容登载于报纸广而告之。本来延东钦乃是从太极道时期信仰本道者,然而自从世尊离开太极道本宫,他便与闵炳璐、元满俊等,以所谓“四实论”主张庆锡圭继承了太极道的宗统等非理怪戾之事。后来从甲子年(一九八四)开始,延东钦主张世尊传给庆锡圭的宗统位置终于由他自己继承,并惑世诬民。故监察院将其除名。

14、朴成九的布德与现有众干部不同,主张“道人生活富裕方能扩展上帝之德”,以此教化道人,帮助道人经营社会事业或商店等,鼓励道人将布道与社会活动并行。见朴成九不顺从他们的要求,继续产生意见分歧,最终上级干部编造谎言告发于世尊道:“朴成九酒瘾甚是严重,致诚祭典时酒醉后在道人面前耍酒疯。”故朴成九约有一年的时间未能见到自己管辖内的道人,被停止一切教化活动。见状,李正枝于戊辰年(一九八八)十一月二十九日,拜见世尊说道:“请原谅朴成九,并允许其修道之。”世尊通过李正枝确认朴成九因无根据的事而一年多未能见到首班道人后,不久便给朴成九下发放了“方面”。

15、戊辰年(一九八八)十一月二十九日,世尊先将江陵方面从道政室分出去,然后命全体干部到中谷道场正阁院聚集,给朴成九发放方面。此时,赵泳培站起来建议道:“浦项原属于迎日郡地区,故应将方面的号称为‘迎日’为好。”世尊应允道:“那么,就叫迎日方面之。”然而朴成九禀告道:“比起迎日,因为会馆在上岛洞,故称为上岛为好。”世尊命道:“那就定为上岛方面。”大巡真理会创立以来,在全体干部聚集的正式场合上发布方面,唯有上岛。于是朴成九带领当时三千户道人迁往上岛。这日,世尊发布要举行腊享致诚祭典,说道:“道主也是接受一次腊享致诚祭典后化天的。”然后说道:“腊享致诚祭典在各部门会馆、会议室举行之。腊享致诚祭典是诸侯献于天子的致诚祭典,腊平日是从冬至起第三个未日,这日的致诚祭典称为腊享致诚祭典。”

16、世尊讲解腊享致诚祭典后,有一次训导道:“行礼时也应符合礼法。过去释迦牟尼也受三拜,道主在世时受四拜也。佛教的寺庙住持也受多次行礼。”然后吩咐道:“干部在地方会馆奉心殿致诚祭典时只拜元位即可。”

17、世尊就吾道渊源训导如下:“本宗团的脉源于上帝降世后开展的教运。上帝化天后,得到上帝的启示而得道并创立宗统的道主延续渊源之脉。道主化天之时留有遗命,故渊源之脉方得以延续。即:上帝降世后大多数人尊称上帝为先生、天使等,然而称上帝为‘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姜圣上帝’并点明这位乃是九天上帝的人就是道主。从此即可清楚地悟到本宗统继承的渊源之脉,这并不是常人的赠予与接受的继承,而是上天赋予而延续的,其具有神圣性与连续性。我们称这种天赋的连续性为宗统。”

18、己巳年(一九八九)正月,世尊做年初训导,要求修道应以无自欺为根本。世尊说道:“道,传授难,接受也难。须以无自欺为根本,不可乞求他人接受传道。以后修炼可以开眼,开眼就是神眼。神眼一旦打开,即可看见全世界全宇宙,也可明确区分神明与邪神。此时自己所做的错事,自然得以揭晓,怎能自欺乎?”

19、己巳年(一九八九)正月十七日, 在济州岛济州市老衡洞举行济州岛修炼道场开工仪式,四个半月后,即六月二十四日,地下一层、地上七层的建筑竣工,并举行开馆仪式。建筑面积为一千七百坪,占地面积八百坪,地形为璇玑玉衡穴。世尊从己巳年(一九八九)十月开始,下命一百二十名为一个班,五天六日为一期而进行修炼工夫。这时世尊说道:“济州岛道场是修炼道场。研修即是修炼。此修炼工夫具有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团结与神明解冤的意义,计划是上午接受讲课下午进行参观。三千里江山具有许多可成为世界中心的名胜地,特别是济州岛,在这一点上,堪称韩半岛乃是上帝之国的凭证之一。”

20、世尊在建立济州岛修炼道场之后,开始举行重阳节致诚祭典。据岛民说从此之后含冤神明的冤已解开,故济州岛的狂风暴雨便消失。

21、己巳年(一九八九)四月,世尊在骊州道场实施守护工夫,并下命准备侍学工夫,说道:“一年有十二个月和四季、有二十四节气与七十二候。春、夏、秋、冬,因有生长敛藏之法而生、养、收。守护站岗时不能站两个人,故必须严格守护自己的位置。只要侍学工夫开始,守护班就没有用。”然后继续说道:“我们的工夫是不睡不眠的工夫。虽然现在不诵读咒文,然而在守护班中诵读咒文,那便是侍学工夫,这是阵法,也是真法。”

22、六月的某一日,世尊说道:“道乃是变化的。道主在世时,从泰仁无极道场来到会文里,然而光复后未回到泰仁,而是建立回龙斋居住,然后来到釜山。后来回龙斋在《六•二五事变》中因火灾而烧毁,这只不过就是当时的度数而已。上帝自客望里来到铜谷后没再回到客望里,这些都是度数。”

23、庚午年(一九九〇)正月的某日,世尊训导众干部道:“太乙咒乃是接受能量达成心愿的咒文,祈祷咒乃是告于上帝的咒文。太乙咒的能量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确实如此。做大工夫的时候,若不眠不休诵读咒文即能开眼,此为神眼。宇宙万象清晰可见。快者须七至十日,若将此收回后再做工夫,快者需一日,慢者也只需三日就可实现。这是因为之前做工夫时的太乙咒能量得到维持的缘故。”

24、庚午年(一九九〇)六月,世尊启动骊州道场本殿新建工程并督促工程进展,于四个月后完工。原计划于庚午年(一九九〇)十月二十五日奉安灵台,然而没有举行,且之后也未曾提及此事。然后有一个半月多,世尊不曾命众干部下地方巡视,众干部只得在道场无聊度日。但是干部们每当进出食堂之时,世尊总是亲临崇道门,坐在那里似乎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然而众干部却未能懂得世尊的心事。

25、此时朴成九为了弄懂世尊的心事而费尽心思:“都典究竟是在等待着什么乎?”,思虑许久后恍然大悟到:“这分明是世尊希望将自己奉安到灵台上。”过去太极道时,道主也是亲自将自己的真影奉安到灵台元位并接受在世祭祀,因有此先例,故朴成九愈加确信。

26、此事之后不久,朴成九去见江陵方面的负责人朴春均提议道:“于释迦牟尼之位奉安都典之度数已到,我们共同行事如何乎?”然而朴春均说道:“如果因为此事,都典让我死,我可如何是好,我不愿参与。”朴成九悟到此事并非是靠商议就能成之事,便于庚午年(一九九〇)十一月十五日将方面道人王再祥找到道场,让其画世尊真影而详细说明。

27、从那之后,不曾再见到世尊亲临崇道门。过几日即十一月十八日,世尊发布“诚日”及灵台奉安日。世尊说道:“诚日定于庚午年(一九九〇)十一月二十八日、灵台奉安日定为十一月二十四日。”然后命全体干部去地方巡视。故朴成九愈加确认自己猜中了世尊的心事。

28、朴成九从地方巡视回来,见到世尊尊影已画完,便于庚午年(一九九〇)十一月二十日在中谷洞联络所给世尊尊影进行致诚祭典。

29、两天后即庚午年(一九九〇)十一月二十二日,朴成九以及其他六人(崔海庆、金振源、李正志、柳基赫、金再木、李泰京)前往骊州道场向世尊禀告已经请来了世尊的尊影。这日因下少见的暴雪,道场从事人员们为除雪而打开所有大门,故朴成九一行人未曾受到内廷勤务人员的阻拦,便将车开进内廷院中。一行人将车停放在内廷北侧后欲去拜见世尊,侍者说世尊在南侧,于是将尊影放在车里去内廷拜见世尊。

30、朴成九让其他同行干部在内廷北侧等候,与崔海庆来到内廷南侧拜见世尊。朴成九给世尊行四拜礼,世尊身着韩服坐稳后接受四拜,问道:“因何事而来乎?”朴成九禀告到为呈献世尊尊影而来。世尊听罢久视钟表后,与旁边侍者徐鲜美说道:“出去确认所带之物。”然后世尊伸出手来对朴成九说道:“好,接受之,呈上来之。”朴成九说道:“现在放在内廷北侧车里。”这时,侍者用对讲机联络世尊,世尊拿起听筒问道:“长宽各有几尺乎?”

31、稍后,世尊放下听筒面带怒气大声喊道:“这岂不是让我去死之意乎?速速召集道场中所有干部。”稍后金赞成、郑仁植听到消息慌忙跑进来。世尊继续大声喊道:“朴成九呈上我的照片,让我死矣。”世尊的大喊声一直连续不断,听到此声音后众干部便跑进内庭先将崔海庆带到室外。世尊对朴成九说道:“你如此行事会招死矣。”朴成九说道:“洞(街道)办事处也悬挂总统的照片。”世尊说道:“你去道政室等候之。”

32、世尊来到道政室,等候在外的众干部一同跟进后就坐。世尊说道:“他们所言有一定道理。”然后亲自查点人数,说道:“共十名,对否?”金赞成回答道:“是,十名。”当时在场者有:朴成九、崔海庆、金镇源、李正枝、柳起爀、金宰穆、李泰京、庆锡圭、郑仁植、金赞成共十名。庆锡圭说道:“太极道也未曾有过此等事情。是否需要交付检察院乎?”世尊说道:“不要管。此乃自由度数矣。写上朴成九的名字后烧掉之。”

33、发生此事两天后,庚午年(一九九〇)十一月二十四日,骊州道场本殿如期举行灵台奉安仪式。无从知晓世尊心事的众干部不懂朴成九呈上世尊尊影的真意而议论纷纷。
34、过了几日,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点,世尊召集首任宣监、查正委员、惩戒委员全员及上岛方面干部二十三名聚集在会馆四楼,将朴成九喊到前面过问此次事件。世尊命郑仁植说道:“快呈上典经。”然后翻开关于在世祭祀条令,对朴成九说道:“你是否看到此条而做在世祭祀乎?”朴成九回答道:“是。”世尊合上典经说道:“你说应该在释迦牟尼位置放置我的真影,此举乃跟谁所学乎?”朴成九回答道:“入道时见咒文中释迦位置怪异便曾停止修道。然而郑大珍说那空位置将来乃是都典之位,便信之,我便开始重新修道。”于是世尊问郑大珍:“你曾说过此话乎?”郑大珍郑重回答道:“未曾说过此话。”世尊对朴成九说道:“郑大珍说未曾有过此事。”朴成九说道:“是我自己悟到后而行之。”

35、因众干部的曲解,在混乱进一步加重的情况下,悟到世尊心事的朴成九奉安尊影后,冬至第三个未日,即庚午年(一九九〇)十二月十日,腊享致诚祭典时说道:“元位奉安释迦如来之位乃是天子之位。”然后为世尊供上酒、行四拜。

36、庚午年(一九九〇)十二月二十七日,柳京文禀告世尊道:“据说朴成九在此次腊享致诚祭典时说释迦如来之位乃是都典之位,致诚祭典时行四拜礼。”柳京文想用此事挑起是非。世尊便说“住持者乃何人乎?”转移话题,再未议论此事。

37、庚午年(一九九〇)十二月二十八日,世尊说道:“有人说腊享致诚祭典乃是献给都典的致诚祭典。然而自古以来不曾有过在世者接受祭祀之事。朴成九在腊享致诚祭典时说释迦如来之位应该是都典我之位而行四拜。又与崔海庆一起将我的尊影带到内廷,主张应将其奉安在释迦如来之位。”

38、然后又对众干部训导真法,说道:“我入道之时曾有过‘九天下鉴之位 ’‘玉皇上帝下鉴之位’‘释迦如来下鉴之位’等误咒。我因对其好奇而入道。然而现在若说当时有误,岂不是逆上帝而行。天底下岂有这等严重之罪过?我们供奉释迦如来,朴成九说那是误谬。”

39、然后继续说道:“朴成九你听清楚了,你就是发起动乱之人。法就是如同道场所供奉信仰的神明。上帝创立的法,由道主制定,此乃天定之道法。”众干部不知世尊所言之意,从此曲解朴成九。

40、庚午年(一九九〇)十二月二十八日(阳历一九九一年二月十二日),世尊召集全体干部做了“告知各位”之意的皆有报(就是通告全体之意)。

41、世尊说道:“在外界也是同理,任何团体都需有一个带领引导的负责人。有统帅并领导众多道人的责任,别无其他,我的责任乃此矣。此乃道主传于我之矣。乃玉皇上帝将此等责任交于我之矣。朴成九说字典里没有负责之意的‘都’字。难道是我故意捏造乎?即便字典里无此意,但既然是我之所言,是否应听从之乎?我曾命侍奉者查看字典确认过,字典上注释为‘总’字。乃率领之‘总’字,用于总指挥,总裁等。故乃是“所有”之‘都’字、‘负责’之‘都’字。因此‘率领’之‘都’、‘总’乃是“所有”之‘都’字。‘总’就是‘都’,即负责之意。‘典’乃是‘法’之‘典’字,‘典’即‘法’、也是‘主张’之‘主’、‘主人’之‘主’,乃是主张一切之人。故率领之‘总’字与负责之‘都’字有何不同乎?”

42、然后讲解“都典”之意时说道:“‘都典’乃是制定总管宇宙都邑之法之意。”

43、世尊说道:“释迦佛的运为三千年,弥勒佛的运为五万年运数。”然后说道:“释迦佛为未成年佛,故剃头而不成婚。弥勒佛头戴斗笠是成年佛,成年就是先由小孩再到成年,此乃顺理。此意为因为有了佛教,故才会有吾道之法的出现,此为吾道奉安释迦如来之缘由。并非随意奉安,将来乃是弥勒佛的运数。”

44、庚午年(一九九〇)十二月,世尊吩咐即将做开眼工夫。世尊命众干部道:“即将开始做大工夫。初始会艰辛,然而后来会容易。从前做过工夫,有快有慢,然而慢也不会超过二十一日。与刚入道者相比,先入者器量虽大,然而未见得开眼更快。若开眼,观宇宙万象无所谓远近,也无阻碍。从这里再进一步,将会实现我们成神仙的目的。”

45、辛未年(一九九一)六月二十二日,世尊发布从夏至始开做侍学工夫。世尊在六月十二日的训导中说道:“侍学、侍法乃是位置工夫。侍学分为初降、合降、奉降、大降,完成此工夫后即可进入侍法工夫。” 

46、世尊就侍学工夫的重要性训导道:“天地度数轮回乃为道,差之毫厘也会出大错。侍学工夫关乎后天五万年与我们自己的运数,故此工夫比生命还重要。你们必须要懂得若此工夫出差错,将来后天的天地度数也将出现偏差,会遭殃。现在世间遭殃就是因为过去有过偏差之缘故,其道理如同衣服未做好,穿着时会破损。你们要知道工夫出错会殃及群生万物这一事实。”

47、辛未年(一九九一)阴历七月十五日,百种日之际,朴成九将典经教运中记载的道主之言读给方面干部,就是“百种日乃是清算人间百种过错之日,人孰无罪,改过便足矣”一句,然后解释道:“天地间哪有无罪之人,故赦免人们所犯错之日为百种日。此次致诚祭典时请赦免所有罪过之。”然后行百种致诚祭典。

48、朴成九从己巳年(一九八九)开始一直做百种致诚祭典。然而辛未年(一九九一)当时,上岛方面干部中大多数人不认可朴成九奉安的世尊尊影,处在没有和解的状态,故进行百种致诚祭典也成为问题。中心道场中未进行百种致诚祭典,在地方也只有朴成九在做百种致诚祭典,故众干部将此事当做一件大事件来看待。而朴成九在进行致诚祭典前教化道:“都典乃是天子,故必须上供,拜四拜,并且恳求赦罪。”有人将朴成九的所作所为汇报给监察院,监察院干部们让朱勋宰将此事报告给世尊。不久,朱勋宰拜见世尊后回来,让上岛方面全体干部集中到大巡会馆一楼,传达世尊的指示:“作为地方干部,可以举行百种致诚祭典。”

49、辛未年(一九九一)八月,世尊进行了取消一切不净的公事。自早以来,每当举行致诚祭典或做工夫时,禁止一切不净。生不净或死不净,则二十一天禁止参与活动。身不净(生理不净)是指身体不净期间禁止参加活动。世尊说要取消这些禁令,说道:“不净分为生不净、死不净、身不净。与其说是取消身不净,不如说是不再区别对待。往后,将不再区别生不净与死不净。”

50、辛未年(一九九一)九月十九日,是世尊实行侍学工夫以来,将一直在中谷道场实行的侍法工夫变更为祈祷工夫而举行首次奉降式的日子。结束奉降式的第二日,世尊对众干部吩咐关于在奉降式奉颂的《奉降文》时说道:“在奉降文中省略大降式,期盼后日,只为纪念日期,正在奉降中,故以奉降式来拜谒。‘天地大八门,日月大御命,禽兽大道术,人间大积善。时乎时乎,鬼神时乎,矢口矢口鸟乙矢口,大降大降,解冤神矣’。将来会有大降式,从那里会得到运数。我们用奉降式来练习和训练。”

51、辛未年(一九九一)冬至开始实行了奉降工夫的开眼工夫。由内修组成的奉降班共有十五个班一百二十名道人,主要用《太乙咒》来进行开眼工夫。世尊任命这些人为巡鉴,并让他们实行视疗。然后于壬申年(一九九一)六月二十四日,建立抱川修道场,进行奉安致诚祭典。之后,世尊将有病的道人集中在一起组成特殊修炼祈祷班,让他们做工夫,并让巡鉴们视疗他们的疾病。奉降工夫的视疗工夫,后来世尊在化天前收回其气运。

52、因朴成九奉安世尊尊影一事,上岛方面干部们不听从首任宣监朴成九之命,反而与朴成九反目。世尊召集上岛方面众干部说道:“是朴成九将运数传于你们之,难道你们的祖先之间有何不共戴天的仇恨乎?和合,和解为修道也。你们看看我们道场的丹青,十二种颜色调和在一起,不是既好看又栩栩如生乎?散则死聚则活。朴成九有何错乎?他只不过是供奉我有点过度而已。”世尊多次要求和解而训导他们,然而他们始终没有和解之意。过了十七个月,到了壬申年(一九九二)七月,上岛方面众干部丝毫也没有和解之意,世尊便召唤上岛方面的朴成九和吴莲子,还有釜田方面的朱勋宰商议对策。于是朴成九回答道:“希望世尊划分出各个方面为盼。”世尊说道:“好,那样做为好。”然后让全体干部到会馆五楼集合。 

53、世尊在全体干部面前,让上岛方面的干部向前出列,将原来跟随朴成九的西郊方面的李正枝、徐一洙和束草方面的吴莲子、卢钟德坐在前排椅子上,后排让兴海方面的朴海秀,德水方面的徐南洙、金贵岑,月城方面的李周龙、金元雨,吴川方面的吴柱焕,金陵方面的金宰穆、 李泰京、金敬仁,丽水方面的金镇源、柳起爀,中兴方面的洪柱成、金镇伊,仙山方面的李钟焕、金顺任,里门方面的柳奎龙、赵基英,柳城方面的金兴模等的干部就坐。然后世尊问朴成九道:“‘上岛’这个名字是如何得来之乎?”朴成九回答道:“因为会馆在上岛洞,故称上岛。”世尊又问道:“‘岛’是哪个‘岛’字乎?”朴成九回答道:“是‘岛屿’的‘岛’字。”世尊命令道:“那么,就取消束草方面和西郊方面,将其合并为上岛方面之。然后其余方面照旧之。”

54、壬申年(一九九二)七月,世尊就“巡鉴”一职对众干部讲解道:“巡鉴这一职责是我亲自任命的。‘巡’是‘巡回’之‘巡’字,意为无限;‘鉴’是镜子之‘鉴’字,意为对照。没有远近之分,可通达过去、现在和未来,且能够任意摆布寒暑,只是我未允许而已。”

55、这年八月,众干部在抱川修道场给宣正院上瓦。郑善祚在上瓦时因不小心而坠落造成腹部破裂,脏腑受伤严重,危在旦夕。紧急护送到附近的抱川医疗中心,然而因肝脏破损约三分之二,失血过多,医院说没有希望。宗务所干部姜钟湜将此事禀告给世尊,世尊说道:“巡鉴们会进行视疗的,不必担忧矣。”众巡鉴进行视疗不久,患者血压恢复正常,破裂的脏腑恢复正常。医生们惊叹不已道:“虽然没有输血,但是血液竟然得到了补充,即使脏腑破损到难以恢复的程度,竟然也能够自愈,怎会有这样的事情焉!”此时,患者破损的肝脏已经完全恢复。

56、道人金美姬产后视力下降,流泪不止,非常痛苦。一九九三年,金美姬(三十四岁)参加了在抱川修炼道场举行的视疗工夫,视力得到改善,流泪症状完全消失。

57、家住大邱的金玉泰(六十一岁),于一九九二年诊断为肝癌晚期,过着死亡倒计时的日子。方面干部将此事禀告给世尊,世尊让患者来到骊州道场接受视疗。接受视疗后,患者感觉身体轻松,气力得到恢复,便去医院重新检查,结果发现癌细胞完全消失。最初给他诊断的医生甚是惊讶,还以为是自己当初误诊。

58、家住大邱的道人俞车点患有慢性胃溃疡,非常痛苦。一九九三年(当时五十九岁),申请了视疗。过了几天,道场通知他来接受视疗。俞车点换身韩服,在规定时间内接受了每天一小时,为期一周的视疗。接受视疗时,有时感觉胃肠疼痛。视疗后胃溃疡治愈,胃肠疼痛感消失。

59、家住济州岛的安银英是先天性聋哑人,与人交流时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无法听懂她的意思,念咒文时也是听不清在说什么。一九九四年(当时三十五岁)晚春时节,安银英参加了在抱川修炼道场进行的特殊工夫祈祷班。接受视疗第三天就开始说话,能够清楚地念出“太乙天上元君 吽哩哆呀都來 吽哩喊哩 娑婆啊”。安银英感恩自己能够说话,欣喜万分,周围一起做工夫的众道人不约而同鼓掌激励她。后来,安银英只要见到道人就说‘谢谢!’,表达自己的心情。

댓글목록

등록된 댓글이 없습니다.